包公 墙头很多,随性更文

© 弥生包
Powered by LOFTER

[ForthBeam]左心房06

ooc

再一次废话长长的新一集,快完结了,开心!

------

月光透过帘幔悄悄地溜进房间中,窗户的敞开让夜晚的风肆无忌惮的吹进了房间中,帘幔前后轻轻地浮动着。电脑显示着Beam最新的专栏撰稿,伏案赶稿子的Beam趴在书桌上被夜晚的凉风冷醒了,他打了个哆嗦坐直了身体,桌面的闹钟时间停留在2点一刻处,抵挡不住困意的Beam最后还是决定合上电脑蒙头大睡。与此同时的Forth难以入眠,望着天花板想着Beam。

 

自从Forth把手绳送给Beam后,他们之间就没有谁提过这件事,仿佛这事一件不曾发生过的事情。Beam还是如同以往这样来健身房,Forth曾好几次留意Beam的手腕,但每次手上戴的并不是他送出的手绳,Beam当然有留意到Forth的举动,只是不揭穿无视罢了。Forth只知道Beam暂时并没有打算戴上拨片手绳,却不知道Beam特意找了个盒子将手绳小心放置好,Beam有时睡前会看着盒子里的手绳,一次又一次将手伸过去想戴到手上,但一次又一次在触碰到拨片的瞬间又把手抽回来。

 

日出光辉意味着新的一天开始了,桌面上的手机有节奏地震动着,Beam伸手盲摸拿起手机,疲惫的双眼半睁开,是Kit的来电。

 

“老铁,明天有空么,Pha说陪他去给wayo挑选礼物。”

Beam爬起来翻看了一下自己的行程本,上面除了记录了下午的健身课行程,暂无别的行程。

“明天么,要健身课结束才行,可以么。”

“ok。到时健身房门口见。”

挂断电话的Beam犹豫了要不要睡个回笼觉最后还是决定起床洗漱吃早餐了。

 


 

Forth因为昨晚的失眠,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太好,却没想到此刻推开健身房门,打着哈欠的Beam看起来比自己还糟糕,右手依旧没有戴那条手绳。

Forth迈出自己的大长腿向Beam走过去。

“都下午了还犯困么,Beam看起来很疲惫啊。”

Beam揉了下双眼抬头看着Forth,现在的Beam已经不会向以前的他一样,躲避着Forth的眼神。

“可是Forth看起来也并没有比我好很多。”

Forth搭过Beam的肩膀,两人并排一起走向了私教房,Forth不忘捉弄调戏Beam。

“Forth是因为失眠没睡好而已,那Beam呢?是因为想我么?”

Beam甩给Forth一个白眼示意让他闭嘴,自己又忍不住回复对方。

“干嘛想你,我是因为有工作要赶进度。倒是Forth的失眠该不会是想Beam吧。”


抛出这句话的Beam故意走快了几步,害怕Forth看见自己因为害羞而脸颊变得绯红,Forth走在Beam身后无法瞧见Beam说出此话的表情,却能感受到这句话的声线高度,Forth能猜到Beam害羞了,嘴角抑制不住上扬出一个好看的角度。

 


 

因为Beam在课前跟Forth打过招呼,约了Pha和Kit这件事,所以今天的健身课提前了10分钟结束,Forth本来想约Beam共进晚餐的,也就只好作罢了。Forth看这正准备走出私教房的Beam的背影,经过这段时间的健身,Beam的身材比最初已然不同,紧实有致的身材,Beam就在Forth魂游之时忽然想起些什么事转过身大步走向Forth。

“Forth?”

“Beam,怎么又倒回来了。

“Forth……”Beam低头玩弄着手指在犹豫应该怎么向Forth提出邀约,这是他从没做过的事,让他有点不知所措。Forth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Beam,卷翘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明亮的双眼。

“Forth,嗯…我大后天要去法国出差,嗯…明天不对后天,后天要跟我一起出去么,吃饭什么的。”

Forth意想不到Beam居然会主动邀约他,而发出邀约的Beam因为害羞紧张一直低着头,Forth看着满脸通红的Beam觉得他可爱至极,Forth的手指穿过Beam的头发,指尖感受着汗水的温度。

“Beam第一次主动约Forth,Forth当然会去啊!”

Forth的回复让Beam喜出望外,一瞬间的笑容尽管消逝但Forth依旧能捕捉到,能听见Beam低声得嗯尽管只是轻轻从喉咙发出来的一声。

 


 

长夜漫漫,寂静的房间里只能听见闹钟滴答滴答的响声,响彻整个房间,Beam躺在床上拿着Forth送给他的拨片手绳,眼神透过手绳看向了天花板。


Beam从床上爬起来坐到了床边缘,望着从窗外透进来的皎洁月光,手心紧紧的握着手绳然后做出了一个决定,手绳戴到了Beam的右手,绳上的拨片恰好盖住了右手手腕正中的星星胎记,这一晚Beam睡的很安稳。

 

这一天Beam起的很早,与Forth的约会是在傍晚时刻,与Forth单独出去的次数其实很多,唯独这一次是Beam提出来,紧张感蔓延着Beam每一处神经,他为了缓解紧张感选择换上运动服出门晨跑。

被遗忘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来,显示收到一条line,一条来自Forth的line。

“早安Beam,真想快点和你见面,期待晚餐。”

 

 

 

泰国暹罗广场,Beam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15分钟,他在转角咖啡店坐下给Forth发了一条带有定位的信息,在等待Forth的到来前,Beam左手拖着下巴看着右手上的拨片想象着如果Forth看到自己手上戴着的手绳会是怎样的表情,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Beam耳边。

“Beam?”Beam转头发现是Penny,初恋女友也是帮助他打开心结的人。

“嗷~Penny,好巧啊。”Beam看着Penny手挽着的男子,心里琢磨着应该是她之前提到的未婚夫。

“Beam,这我未婚夫。Beam是一个人来,还是等人?”Penny眨着眼特意说起后半句的问话。

Beam用指腹摸着拨片,动作轻而小,Beam以为没人瞧见的小动作却被Penny尽收眼里。

“等人……”

Penny的未婚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便离开了Penny,她走到了Beam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。

“他,去帮我买东西让我陪着你聊天。”Penny看着自己刚走不远的未婚夫背影解释道。

 

Beam很庆幸现在的他可以和Penny这样自然地聊着天,因为Forth还没到,Beam在此之前就要了一杯水坐着等着他来,手握着玻璃杯上下滑动着,Penny注意到了Beam手上的的手绳。

“手上那个很特别呢,拨片对么?”

Beam点点头笑了一下,Penny从未见过Beam这样的笑容,就像收到恋人礼物的小女生的笑容,害羞又甜腻。

“可以给我看一下么?”Penny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人送的礼物让Beam那么痴迷,爱不释手。Beam虽然犹豫了但还是取下来递给Penny。

 

Forth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,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,曼谷的塞车情况比Forth想象中的还要严重,他已经特意提前出门还是迟到了,尽管他已经到达商场的停车场着急的他还是给Beam打了个电话。

“sorry,Beam,我刚塞车了,我把车停好就去找你,你稍微等我一下下呐。”


Forth听见手机那头传来嬉笑的声音。

“嗯呐知道了,在负一层转角那家咖啡店哦。”Beam挂下电话后继续与Penny聊天,发现此时的Penny已经把手绳戴到了手上,看着Forth送给自己的手绳被Penny自说自话地戴到手上,Beam心中的股厌恶感正在蔓延开来,Beam不知道如何礼貌性地让Penny取下手绳。

“Beam,你想好送我什么婚礼礼物了么。”

“还没有。”Beam一直死盯着手绳,脑海想着无数个拿回手绳的借口然后又给自己推翻,而Penny能看出送手绳的人在Beam心中很特别,她正在等待Beam踏出这一步,完全正视自己感情的那一步。

“要不你就把它送给我吧,反正你也不缺这一条。”


此时的Forth已经按照Beam给的坐标信息来到了附近,Forth远远就瞧见了Beam,身旁还做了一个女生,Forth并没有想太多向着他们走过去,就在接近他们的时候Forth听见了他们的对话。

 

“真的把手绳子送给我?”

“好。”


Forth将Beam名字硬生生的吞回去,转过头重新走向停车场的方向。Beam的这一个好字,让Forth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,每一刀都很轻不致死却人生不如死,疼痛难忍。两人的距离由远到近,又从近到远,而Forth并没有听到后面的话,也没看到Beam当时只是开玩笑的表情。

 

Beam顿了顿看着Penny笑着说。

“就算我真答应你也不会收下的不是么,哈哈哈哈”Penny与Beam想笑而看。Beam看了下手表,Forth明明说快到了,可是现在已经过去10分钟了。

“他还没到么?”

“应该快到了。好了Penny手绳还给我吧,这条不行很重要,下次送你别的。”

Penny点头笑着,Penny注意到Beam手边的手机屏幕亮起来了。

“看来有人想你了。”Penny调皮的语气让Beam有点害羞,看了一眼手机,果然是Forth。

 

“Beam,酒吧出事了,抱歉,下次吧。”

Beam感到很奇怪,明明都到了附近怎么忽然有事,而且自己明天就要飞法国会有一周不在国内,他怎么就不能让别人处理呢,而且这句回复生硬又冷漠让Beam感觉到很不舒服。

 

“你不是到附近了么,酒吧的事让别人处理也可以吧,我明天就飞法国了,一周不在呐,而且Beam有东西给Forth看呐。”


Forth坐在车里看着Beam的回复,脑海不停回响起Beam那句-好的,胸口一阵又一阵地疼痛。

 

“抱歉,在法国自己小心点,别再去酒吧了。”

 

Forth回复完就把手机丢到了副驾驶地座椅上,发动了引擎。


Forth开着车驾驶在马路上,太阳早已下山,马路两边的路灯光也开始亮起来,Forth经过了一盏又一盏的路灯,他觉得这些炫彩的灯光都失去了原本的色彩,而脑海中Beam的笑声,Beam的话语,和Beam相处的时间却难以消逝,已经深深刻进Forth的记忆中。Forth曾以为自己可以成为Beam心中那个与众不同的人,自信地认为自己可以占据他的左心房,也曾以为可以等到Beam用着小奶音说出-我喜欢你 四个字,原来一切一厢情愿。


然而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,Forth觉得自己还是输了,输给Beam也输给自己的自信心,就算如此他也无法收不回这喜欢的心情,就像发出的信息超过2分钟无法撤回似的。

 

 


副驾驶座椅上的手机响起了音乐,专属于Beam的来电显示,此时塞车的车队并没有一丝向前的移动,Forth伸手拿过手机没有接直接挂断了,又丢回了副驾驶座椅上。


Beam等待着手机那端Forth的声音响起,却只听见嘟嘟嘟的忙碌之声,Forth挂断了自己的电话。这让Beam更加不知所云莫名生气,开始不停地回拨Forth的号码,他察觉到Forth并不是酒吧有事而不来了,而是另有原因。

 

马路上的车不停地急驶着,Forth副驾驶座椅上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,专属地铃声一遍遍响起,Forth有点心不在焉,Beam身边的女生,Beam将自己赠予的拨片转赠,这些事情占据了Forth的脑子,让他无法专注开车。

 

他觉得就像自己将心送给了对方,对方却不屑一看,直接踢开就像捏碎了自己的心一样,Forth觉得自己的左心房空荡荡,忽然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。手机的声音又再次响起,Forth还是心软了,他无法拒绝Beam,就像瘾君子无法拒绝毒品带来的快感,而Beam就是Forth心中的毒品,戒不了。

Forth终究还是伸手去拿手机,Forth的右手刚将手机握紧,左手还在方向盘上,一股刺眼的灯光从右边照射过来,下一秒Forth紧挨着的车辆就撞过来了,顿时现场响彻着刺耳的喇叭声,喇叭声不间断的一直响着,Forth的手机因为刚才的撞击已从手中溜出来掉到了地上,手机伴随着铃声屏幕不断地亮着,是Beam的来电。


这已经是第五个Beam的未接来电。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8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