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公 墙头很多,随性更文

© 弥生包
Powered by LOFTER

[ForthBeam] 怦然心动(一发完)

  • ooc,au

  • 文笔渣,太久没写更是一言难尽,轻拍😢

  •  @兔蛋六爷 交作业啦~


------


手机的摇滚铃声音量由小变大,安静的房间一刹那被这重金属铃声包围着,Beam双手捂着耳朵侧身翻转,眼睛疲惫的半睁开,映入眼帘的是Forth背对自己熟睡的背影。


Beam看着眼前熟睡之人丝毫无动弹之意,而重金属的闹铃却依旧响彻不停,Beam的怒气不受控制的上升着,眼睛怒瞪着Forth的背影,一怒之下一脚踹向Forth的臀部。


咚的一声,随即一声惨叫声,铃声被惨叫声覆盖过去,Forth摸着自己那受到地板大力亲吻的臀部,挣扎了几秒才挺直弯着的腰站起来。


Forth喜欢摇滚音乐,所以觉得用自己喜欢的音乐当闹铃,这种感觉让人错觉到会去享受闹铃唤醒自己,开启充满活力的一天。而此刻他看着用被子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Beam,手习惯性地摸过床头桌上的手机,让铃声消失在房间内。


Forth有着晨练的习惯,所以闹铃总是清早在6.15响起,而他总会被Beam狠狠地踹下床,他天真的以为是Beam上班太累,所以嫌弃铃声响的太早打扰了清梦。殊不知是Beam很讨厌这个闹铃,刺耳不悦,让本身睡眠不足的他更是身心疲惫,只是他却忍着不说,只因为那是Forth喜欢的闹铃。


“Beam,又吵醒你了,抱歉!”

Forth轻手轻脚地爬回床上,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,压低音量轻声问道。


Beam狠狠地瞪了Forth一眼,眼神已经代表了一切言语。-闭嘴,老纸还要睡觉。


Forth只好遵照指令乖乖闭上嘴巴,换上运动服出门晨跑。





一个小时过去了,Forth跟往常一样去经常光顾的早餐店带了两份早餐,油条豆浆和白粥。Forth喜欢将油条泡过豆浆再放进嘴里,Beam则喜欢将油条伴着白粥吃,Forth三番五次想让Beam尝尝豆浆油条碰撞出的美味,却每次都给Beam一个白眼怼回去,就没有下文。


洗漱过后看着Beam的睡颜独自吃着早餐的Forth,压抑着想要叫醒Beam陪自己吃早餐的心情,只想让Beam再多睡一会,尽管他们已经很久没一起吃早餐。


-连续一周值夜班很累吧,我的Beam 。早餐记得热过后再吃,不然对身体不好,你今天难得休息,我陪不了你,所以你好好休息一下吧,晚上带你吃大餐。 -Forth 


Forth写下了便签条放在Beam的手机旁,手指轻轻拨开Beam那遮挡住眼睛的刘海,拇指指肚抚过Beam英气的眉毛,停留在眼尾处,唇部触碰着额头,蜻蜓点水,依恋的眼神停留了将近半分钟才肯移开,轻带上门开启一天的工作时间。



房间再次被手机传出来的音乐包围着,床头桌上的手机伴随着音乐震动着,Beam扯过被子蒙头盖住自己,铃声依旧循环响着,Beam探出头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,深呼吸转头望着床头桌上的手机屏幕不停闪烁着。


Beam顶着黑脸,一股烦躁的心情萦绕在胸口,屏幕闪烁的来电显示- Kit Kitty 。


“死Kit,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个懒觉,一直睡到中午吗?”

“Beam,晚上能不能跟我换一下班?”

Beam以为自己没睡醒产出错觉,手机屏幕移开耳边,确认了一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。


“Kitty,你就不怕你老铁继续上夜班下去会猝死么,太让我伤心!”

“嗷~Beam帮我一次啊,我忘记下午答应Ming的约会了。”

“那你就改期啊,干嘛非要今天?”

Beam非常不情愿,难得休息一天,他已准备就在家这样躺着,把缺失溜走的睡眠全部补回来。


“可是今天是周年纪念日啊!我给忙忘了,Beam 帮我这次呐呐呐~请你吃寿司。”


Beam脑海里思考着Kit的请求,老铁这样的请求不得不答应,只是从不吃亏的Beam在思索着怎么再坑一把Kit。


“我亲爱的Kit啊,就一顿寿司就把我打发走了?”

“嗯?那你说还要怎样才可以答应?”

“2个夜班,怎样?”

Beam听到Kit嘶吼声,已然能想象到此时电话那头Kit的表情和动作,笑得前翻后仰。Kit听着Beam的笑声却无法反击,毕竟现在有求于他的是自己,只好闷声不响,须臾,Kit挣扎后还是答应了Beam的条件。



------



“小心!”

Forth的身体反射神经总快于头脑的思考,话音刚落便冲到对方身边,使劲推开对方却让自己陷于危险中。


架子上的货物全部掉落,重重的砸在Forth的身上,Forth的手在货物砸向自己前的一瞬间下意识的护住了头部。


“Forth,没事吧。”

Lam着着急急得跑到Forth的身边,帮忙把砸在身上的货物搬移开,用力扶起Forth。

“Forth? ”


Forth抖了抖掉落在身上的灰,摇晃了一下头部,活动了身上的筋骨,摸摸自己的额头和头发,长松一口气。


“我没事,还好没伤到哪里,不然有人该生气了。”

Forth笑着拍着Lam的肩膀说道。


“我说Forth,我觉得你家夫人可能还是生气......”

Lam看着Forth左手手背处的伤口,手指着伤口,伤口虽然不深却渗透鲜血,血液一点点慢慢往外冒,随着重力一滴滴滴往下坠。


“完了......”

Forth不知道是想到Beam生气的模样又还是这疼痛感后劲十足,这才感觉到伤口带给自己的那间隔刺痛感,Forth看到地上架子那生锈的边缘沾染着鲜血。


“Forth,我觉得平时什么刮伤什么不用去医院无所谓,可是那个生锈的,你还是去一下打个针比较好吧。”

Lam抽出纸巾递给Forth,一边发表自己的看法,大家都是糙汉子从来不会过于介意一些小伤口,可是生锈的物体造成的伤口,可大可小,并不是糙汉子3个字可以搪塞过去的事情。


Forth用纸巾按住伤口冒出来的血液,思考片刻,看着Lam回答道。

“那我先去消毒一下伤口就去医院,主管那里你帮我请一下假吧。”


看着纯白的纸巾渐变成血红色,红色区域随着纸巾的吸收渐渐扩大,Forth知道要是让Beam发现自己受伤的事情肯定会担心,说不定还会生气。毕竟前科在,自从那次外府活动,Forth被木头砸伤脑袋,自此之后Beam总会有点难释怀Forth受伤。


-还好Beam今天休息,不然等下在急诊室看到他,肯定又要被说了。


Forth心里虽害怕着Beam的不开心,身体却非常诚实,嘴角不受控制,扬起好看的弧度。






“Kit,Pha说你今天上班,帮我处理一下伤...口...”

Forth低着头,看着Pha给自己回复的信息,拿着挂号单子径直走进急诊室,在抬头的瞬间,Beam的身影印入眼帘的刹那间,Forth口中的最后2个字就像被吃掉一样,音量小的只有近距离的人方可听清。


Forth深呼吸,咽下一口气,把受伤的手和挂号的单子藏到了身后,笑着假装自己刚刚说出的那句话不复存在,


“嗷,Beam你怎么在这,你今天不是休息么。”

“临时顶班,Kitty要跟他的Ming去约会。倒是Forth,你找Kit什么事。”


Beam站起身整理了白大褂的领子,朝着Forth步步逼近。Forth下意识地往后后退好几步,就在Beam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,Forth看着Beam盯着自己的眼神有一丝害怕,就像Lam所说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工程院之月最怕的是自己的老婆-Beam。


“嗷,没事啊,就,就过来找Kit问问他觉得你会喜欢什么礼物。”

“嗯?line不能问要当面问么。”


Forth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答复后话,转身想偷跑,被Beam右手一抓,受伤的的左手伤口暴露在两人之间,Beam的表情就像乌云密布般,随时会掀起暴风雨。


“Forth,你打算瞒着我么。”

Beam用力抓着Forth的手,伤口的疼痛和Beam手劲力度带来的疼痛让Forth闷声说了句痛。


“Beam,我只是不想你担心,所以你别生气先好么。”

Forth小心翼翼地看着Beam,右手抓着Beam的肩膀,希望让Beam紧绷的弦稍微放松一点。


“坐过去。”

Beam推开Forth抓着自己的手,走到急救药箱附近,拿过箱子做回位置上。

“干嘛站在那里,过来啊。”

Forth得到准许才屁颠屁颠走过去,把挂号单子放在Beam的桌上,露出自己左手的伤口。


“伤口消毒过了么。”

“来之前消过毒。”

“很好,再消毒一次,让你再疼一次才长记性。”

Beam打开药箱,拿出一次性棉签,沾过碘酒,就在棉签准备触碰到伤口前一刻,Forth说。

“我这不是救同学嘛,总不能让女生受伤吧。”


Beam的动作停止了几秒,下一秒棉签大力的压过伤口,伤口因为碘酒的触碰冒起白泡,仿佛响起滋滋的声音,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Forth没有收住声音,惨叫声惊吓到每一位经过急诊室门口的路人,Beam拿着棉签露出得意的坏笑。


“单子自己拿去缴费,然后去二楼打针,回去伤口不能碰水。”


看着Forth走出急诊室后,Beam拿起手边的座机拨通电话。

“Hey,我这里刚刚有个病人要去你们那里打破伤风针,白衬衣,长得帅气的一个傻大个,那个你们打针的时候温柔点。”


“Beam医生你的爱人么。”

“多嘴,别打他主意。”


挂断电话的Beam笑得眉开眼笑。



------



自Beam答应Forth同居住在一起已过去了3个月,两人也从学校正式毕业,进入社会开始工作,与Forth相比Beam现阶段的工作更加忙碌辛苦,因为他要熟悉每个科室,每个科室都需要轮班一个月,而这个月的轮班则是急诊室,这让Beam更加疲惫不堪。


“Beam,我明天答应了......”

“嗯?Forth我好累,有事我们明天说好么?”


Beam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换上睡衣倒头就睡,Forth在嘴边没有说完的话吞进了肚子,将空调调至人体适宜的26度后,Forth将床边的被子铺开轻盖在Beam的身上,坐在地上看着入睡的Beam,拨开额头上的刘海,双手上下交叠拖着下巴就这么呆呆地看着Beam,心跳声逐渐变大仿佛响彻在房间内,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声,看着Beam的睡颜就这样趴在床边,直到天亮。


Forth的铃声又在同一时刻响起,Beam已然无力像平时那样爬床再把Forth踹下床。

“Forth...你关一下闹铃啊...”

Beam伸手想去推Forth,却摸不着人,身旁的位置空寥寥,Beam忍住沉重的困意,睁开疲惫的双眼,寻找着本应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的身影。


“Forth...”

Beam看着趴在床边睡着的Forth,轻声呼唤着,Forth依旧还是沉睡着,Beam关掉了桌面上手机的闹铃,取过放在床尾的外套披在Forth的背上,轻轻挪动到床边,单手枕着头静静地看着Forth,仿佛这一片刻间就是永恒。


闹铃再次响起,让沉睡中的Forth终于清醒过来,Forth摸过手机关掉铃声,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Beam黑曜石般的双眼正明不转睛地看着他。


“抱歉,我是不是又吵醒你了。”

“嗯...Forth把你的铃声换掉吧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Forth看着Beam忍不住笑出声,他一直以为Beam不喜欢自己的早起习惯,所以才每天把自己踹下床。


“你早说啊,我的小傻瓜。” 

小傻瓜这样的昵称让Beam诧异不已,甚至有点肉麻到恶心。

“你还是滚下床吧,谁教你说的词,以后不准说。”

“N'Ming教的,说是一种乐趣。”

Beam狠瞪着Forth,这样的词在是Beam以前经常称呼女生,但是不代表他能接受用来称呼自己,这样的称呼让Beam感觉自己就像女生,非常不悦,而此刻Forth只觉得自己又被自己的学弟Ming坑了一把。




“Forth昨晚想跟我说什么。”

Beam忽然想起昨晚睡前Forth说了一半的话语。

“嗷~我答应了学弟会一起去做功德,Beam今天休息就在家好好休息吧。”

Beam看了一下Forth手背上没有完全痊愈的伤口说道。

“你也说今天我休息,所以我决定跟你一起去。”

笃定不容置疑的语气,这样的语气在Forth听来就是Beam对自己的一种宠爱,眉开眼笑。



------



这是Forth第三次来到这个儿童福利社,从进门开始Beam就留意到Forth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,更确切说更像是在找什么人。


Forth在远处看到自己在寻找的小孩Blof,正抱着上次自己带给他的小火车安静的坐在角落,不和任何小伙伴讲话。Forth示意Beam跟上自己,两人来到Blof身旁,Forth手撑在地板上慢慢地坐下,尝试和Blof搭话。


“Blof,你看,哥哥带了哥哥最爱的人一起来看你哦。”


Blof转过头看着Forth,片刻过后Blof放下怀中的小火车,整个人扑向Forth,小手环抱着Forth的脖子开始小声抽泣。

“Blof,怎么了,为什么哭?”

Forth明显被哭泣声吓得不知所措,不知道怎么安慰怀里哭泣的小男孩,只好向Beam投去求助的眼神。


Beam朝着Blof向前几步走,跪坐在Forth的对面,轻声细语地对着Blof说。

“Hello Blof,我是Beam,是Forth哥哥的好朋友,Blof可以跟我握手打招呼么。”


Blof放开抱着Forth的双手,转过身看着Beam,Beam笑着朝Blof伸出了右手,Forth一边担心Blof认生会对Beam作出不好的举动,一边又觉得Blof肯定会很喜欢Beam 。


果不其然,Blof盯了Beam好一会,离开Forth的怀抱,越过Beam伸出的右手,两只小手直接抱着Beam,就像抱着Forth那样抱着Beam,Beam 没有想到刚刚还在哭泣的小家伙会这么容易地接纳自己,吃惊的表情渐渐转换成温柔的笑颜,手轻轻抚摸着Blof蓬松的头发。


“嗷,Blof为什么那么快就亲近你,我可是花了好久时间才接近他。”

“可能因为我长得帅。”


Beam抱着Blof笑着跟Forth炫耀,Forth看着席地而坐抱着Blof的Beam,一颦一蹙都充满舒适的暖意。


Forth很喜欢Beam的笑颜,百看不厌,这样的笑颜无论何时何地都带给他不同的感觉,有时宛如被暖阳拥抱着,有时又如烈日下吹来的那阵阵舒适凉风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种心动感觉,Beam的笑颜总会带给Forth心里的悸动感。


“Blof,我们过去跟小朋友一起玩游戏好么。”

Beam放慢语速征求着Blof的意见,Beam能看出Blof不太愿意跟小伙伴玩,这样会让他更加自闭,Beam尝试想让Blof稍微开放警惕,接近身边的人,哪怕只是一小步对他以后的生活也会有一点的帮助,说不定还可以找到一帮互相扶持的好伙伴。


“Blof,我和Beam哥哥陪你一起加入去玩好么,你还没跟Beam哥哥一起玩过游戏吧。”

Forth蹲在Blof跟前双手抓住他的手,认真地直视Blof尝试能动摇他,Blof转过头看了一眼Beam,又回头再看一眼Forth,眼睛看着地板,点头答应了。





“Forth哥哥,你怎么老动啊,你看又是我们输了。”

Blof拉着Forth左手,小手牵大手,Blof撅着嘴巴不满意Forth老是在快接近木头人-Beam的时候就会动,以至于他们每次都罚回起跑线。


“对不起,Blof,下次,我一定不会动的。”

Forth有点无奈,只好不停说对不起。


“Forth,你又动了,你们又输了。” 

Beam本来想说最后一次放水给Forth,好让他们能赢一次,可惜Forth这样粗线条的人根本没反应过来,过大的动作只能被再次判回起跑线,Beam眼看Blof就快生气到哭,赶紧终止了游戏跑过去哄Blof。


“Blof,这局是你们赢哦,你看只有赢了才有小礼物。”

Beam从衣袋里拿出一小盒巧克力,是进门前Forth塞给自己的,说以备不时之需,现在Beam知道Forth讲的什么意思了。


收下巧克力的Blof紧紧地抱着Beam的大腿,抬起头,小眼珠子圆溜溜看着Beam,笑得敞开牙齿,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。


“Beam哥哥,什么时候还会来陪我玩呢。” 

小可爱露出委屈不舍的表情。

“放心,我一有时间就会和Forth哥哥来陪你玩好么。”

“嗯......”

Beam看Blof还是很低落,灵机一动,伸出自己的小手指。

“我们拉钩好了,拉钩说谎的人是小狗。”

Blof低垂的头抬起来,眼睛重新闪亮起来,伸出自己的小手指,和Beam的手指勾在一起。


“Beam哥哥,手上的跟Forth哥哥的一样的。”

松开小手指后的Blof,用手指着Beam手上的齿轮链子,Beam看着齿轮一点都不含糊地回答道。


“嗯,是和Forth哥哥一样的,因为Forth哥哥也是Beam哥哥最爱的人。”

Blof听着Beam说的话一脸不解,Beam没有打算解释什么,只是拥抱了Blof后,呼唤Forth也过来跟Blof拥抱告别。





Forth和Beam两人肩并肩走出社会福利社,太阳早已下山,漫漫长夜已然开启,凉风吹来。

“今天能来这里我很开心,Forth。”

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
Forth转头看着离他们越来远的福利社大门,想起Beam和Blof刚刚两人的窃窃私语之时Beam看向他的眼神,让他心痒痒。

“Beam,你刚刚和Blof是不是讲了我什么坏话。”


Beam停下脚步后又加快步伐,Forth快脚跟上去。

“没有说你坏话别八卦。倒是你搞什么鬼,每一局都输。”

Forth听到这话的时候,忽然脑海浮现出前几天Ming教给他的情话,他停下脚步,望着Beam走在自己跟前的身影,Beam并没有察觉Forth停下脚步,继续说道。


“你们工程院的人不是都很讨厌输么,这回怎么就肯输了。”

Beam嘲笑着,期待着Forth会怎么反驳自己却没有得到回复,他停下脚步发现Forth没有走在自己身旁,于是转过身,Forth就站在离自己五十步之外,路灯发出的灯光洒落在Forth的身上,Beam看不清Forth的表情。


Forth在路灯的照亮下一步一步走向Beam,他深呼吸,心里快速闪过各种适合说出这话的语气却找寻不到。


“Forth?停在那里干啥。”

“Beam你知道为什么我老是输么。”

Forth不管三七二十一,豁出去快步走向Beam,来到Beam面前。

“因为面对你,我无法不动容,因为这里不受控制。”

Forth抓过Beam的手,齿轮因为Forth的用力摇摇晃晃,Forth将Beam的手置于自己的心脏处,Beam能感受到Forth此刻因为紧张心跳加速。


Beam假装听不懂抽出自己被Forth压住的手

“蛤?什么没听懂。”

丢下这话准备转身就走,Forth看着准备逃跑的Beam,一时着急不假思索就抛出了这话。

“我说123木头人游戏我总输,原因是我心动了。”


Beam听到这个回复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,笑得直不起腰,Forth一脸疑惑看着Beam。

“Beam,你笑什么啊。”

“笑你啊,不要老跟Ming学这些不适合你。”

话音刚落,Forth耸耸肩表示很无奈,尽管他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,可是那几秒低落的情绪还是被Beam扑捉到了。


“还不快走,对了我明天不吃白粥了,跟你一样豆浆吧。记得叫我起来吃早餐”

“一起吃早餐么,好啊。那手机铃声我可以换成你刚给Blof唱的歌么。”

“不可以!”

“可是Beam唱的好听。”


Forth牵着Beam的手,又被Beam甩开,Forth再次死皮俩脸牵过Beam的手。Beam嘴上说着不同意,但是他知道Forth不会听他。Forth知道Beam虽说不同意用他的歌设为铃声,但是实际上又不会拒绝。


两人就这样推推攘攘,一前一后地走在树荫林道下。


*完



-----


太久没写,真的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,感觉又臭又长,很绝望。

文中提到同居的是我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过度,就用了上一发的设定,有兴趣可以看看,不过关联也不大,假面晚会 。

好了我开始又要月更了......


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201 )